歡迎訂閱 新聞愛分享 新聞推播。

請點選「訂閱」後,再點擊「允許」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!

女博士臥底貧民窟,揭露了世間最殘酷真相:你沒窮過,你不懂!

現代社會都提倡著,
只要努力,
就一定會發家致富的成功學,
但其實很多時候,
不論貧富,
都是世代傳承的。

不知從什麼時候起,窮已經變成了一種原罪。
在不少精英眼中,窮的根源只有一個,
那就是懶—— 懶得動手、懶得動腦,

為了證明自己的想法,
有位女博士臥底底層,
就想看看窮人是如何自甘墮落的,
經過喬裝打扮後,
女博士變成了一個離異、沒有工作、
沒有收入的廉價勞動力。
對於即將開始的貧窮生活,
女博士格外自信:
「只要自己足夠優秀、足夠努力,人就能夠從底層爬出,
不會像其他人那般永遠四腳朝天、永遠捉襟見肘。」

女博士名叫芭芭拉·艾瑞克,
是一個大學教授、暢銷書作家,可謂是真正的社會精英。

然而,當如此優秀的人身處底層後,
事情並沒有按照她的預期發展。
不管是做服務員、清潔工還是銷售,
哪怕每一份工作都是行業內薪資最高的。
女博士都絕望發現,
「如果你在底層,就算忙到吐血,依舊翻不了身。」

對,這就是現實,一個跟成功學完全背道而馳的現實。

臥底的第一件事情,那就是找到一個容身之地。
一開始女博士就做好了心理準備,
知道能住宿條件肯定不怎樣,
但沒想到房子真是突破了她認知的底線。
房子沒有空調、電扇、紗窗就算了,空間還特別狹小,
別說做飯了,就連多餘活動的空間都沒有。
即使這樣的破房子,房租都得需要500美金,幾乎要佔開銷的大頭。

看看四周的鄰居,他們看上去早就對糟糕的居住環境麻木了。
兩個大男人們合租一個房子,房子小得只能放下一張高低床;
一家五口人,擠在一塊兒,
上了年紀的老人把臥室讓給了兒子一家,
自己就只能睡在客廳,絲毫沒有隱私可言……

鄰居說,有地方住就不錯了,總比流落街頭好。
是啊,有地方住就已經不錯了,哪裡還有什麼選擇的權利。
人只有居有定所,才能有不斷向上的動力。

但這些幾乎要將一半收入給房東的窮人,他們住著沒有熱水的家,
夏天忍受熱浪的折磨、冬天承受凍到骨髓的冷。
他們根本就不敢奢求家裡能有多溫馨,只求有一個能安心睡覺的地方,
不流落街頭,有個容身之地是他們最後的尊嚴了。

在住宿30公里遠的地方,
女博士找到了她的第一份工作—— 餐廳裡的服務員。

早晨4:45的時候,鬧鈴聲就一遍遍催人起床。
四周都還是漆黑的一片,換做平日,這離起床時間足足還有3個小時。
但現在,女博士不得不強行拖起疲憊的身體。



對於低收入人群來說,時間和精力是最不值錢的東西,
只要能省一點房租,他們不在乎長時間通勤的痛苦。
等女博士一路奔波到飯店時,
她早都精疲力竭,但忙碌的一天才剛剛開始。

因為工資是按小時計算,經理就像一隻老鷹,
會牢牢盯著每一個服務員,生怕他們會偷懶摸魚。
一看你手頭上的工作做完了,
就立馬指派新的工作去做,
根本不允許你有一點休息時間。
從早到晚,女博士不停地奔走於廚房和大廰中間,
時不時還要應對各種挑剔難纏的顧客。

每天所謂的休息,都只是狼吞虎嚥吃個飯、草草上個廁所。
最要命的是,為了讓顧客們按時就餐,
女博士只能在人少的下午吃一份熱狗麵包,好幾次都餓到快暈倒。

然而,生活並不會因此就同情一個窮人,讓他因為努力就變好。
就算忙成了這樣,女博士一天才能賺19.44美金,
除掉房租的16.6美金,就只能剩2.84美金,也就夠在便利店買個三明治。

迫於無奈,女博士只能再找一份兼職。
這就意味著,她每天得工作14個小時,手頭上才能稍微寬裕一點。
每天從早上8點到晚上10點,整個人都得像個陀螺一樣,不停地轉轉轉。
因為睡眠嚴重不足、精力在嚴重透支後,女博士染上了菸癮。

她學著同事的做法,
每次把煙點燃後放在廁所附近,在路過時偷偷吸一口。
對她來說,也只有那短短2秒鐘才屬於自己,
就像溺水的人,呼吸到的氧氣一般,顯得極其珍貴。
做了一個月的服務員,
除掉生活必需開銷後,女博士最終口袋裡只剩了22美元。

22美元能做什麼?
也不過是吃5個漢堡罷了,就連生病做個檢查的錢都不夠。
服務員的工作,讓一直生活優渥的女博士發現,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不公平。

有的人一生下來就有享不完的福,
有的人只有讓自己馬不停蹄工作中,
才能勉強讓自己有飯吃、有床睡。

女博士的第二份工作,是清潔工。

每天,女博士都要出入高檔別墅區,
在主人的蔑視中,跪著擦完地板。
刷馬桶時,即使要面對噁心的污漬,
也要面不改色,認認真真擦完,
因為一旦被發現,一天的工錢都會被扣光。



有一次,女博士照例去一個僱主家打掃衛生。
說來也巧,這個女博士曾去僱主的學校做過演講。
在幹活的時候,女博士生怕會被僱主認出,
尤其當她一直盯著自己看的時候。
當時,女博士一個勁在心裡演練,到時要怎麼回答她的提問。

但女博士發現,自己根本就是想多了,
僱主壓根就沒把她放在眼裡,
盯著她看,只是為了確保,
她是跪著把地板上的污漬擦洗乾淨的。

如果說,餐廳服務員感受到的是身體的勞累,那做清潔工就是尊嚴的壓迫。

儘管他們是靠雙手來養活自己,但沒有人瞧得起他們。
僱主看不起他們,看著他們滿頭大汗,
非但不會心生憐憫讓歇一歇,還怕他們會在自己房內喝水;
上司看不起他們,總是想方設法去刁難,
明明說好的半個小時午餐時間,最後也被壓縮到15分鐘;
就連便利店的售貨員,也看不起他們,
賣東西的時候都是各種皺眉頭、各種吼叫……

好幾次,女博士都會覺得受到了屈辱,
但她也只能躲在出租屋裡的淋浴噴頭下,嚎啕大哭。
她不能發火,更不能有怨言,要不然一天的活就白做了。

清潔工的工資稍微高了一點,
除掉基本開銷後,女博士一個月攢了203美金。
但就這能買一件外套的錢,
需要女博士一天做兩份工作、一週連續工作7天才能換來。
清潔工的工作,讓一直驕傲的女博士發現,
這個世界上尊嚴是最不切實際的東西。

因為生活的壓迫,
多少人寧可為高一點的薪酬,放棄自己的尊嚴。

就像馬斯洛的需求理論,
這些可憐的人還在為生計奔波,哪裡還有時間去考慮生活。

女博士最後一份工作在大型連鎖超市。
「這麼大的平台,應該會有一點的改變吧!」
但現實卻回了她一記耳光!

越大的平台,每個人的工作劃分就越細緻,
完全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,想要晉陞那簡直就是難上加難。

每天,女博士只需做一件事——把商品碼放整齊。
工作十分簡單,甚至不需要動一下腦筋,
只需要重複一個動作長達十小時就夠了。
這種長時間機械式的工作,讓女博士完全變了一副模樣,
她目光呆滯、雙腿腫脹、大腦一片空白。



不僅是她,就連她身邊的同事也都變得麻木不仁。
看到受傷的同事,不是同情,而是在想為什麼不摔斷腿呢。
「我以為只是在賣掉自己的時間,但現實卻是,我真正賣掉的是自己。」

一開始,女博士也會質疑,
為什麼這些底層的人不想辦法提高核心競爭力?

等自己被工作磨掉了所有熱情後,
女博士發現所謂的提高核心競爭力,
很多時候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。

超低的工資、巨大的生活成本,只有下班後的兼職才能勉強生活。
很多人做完兼職回到郊區的家中,都已經是深夜了。
被掏空的身體和精力,根本沒有辦法支撐一份學習計畫。
這根本不是因為精英口中的目光短淺、沒有恆心,而是時間與精力根本不允許。
理貨員的工作,讓一直優秀的女博士發現,自己的成就並不只是因為努力。

那些賺著最低薪酬的窮人們,
他們的努力程度不亞於任何一個精英,
他們的智商、情商也並不低。
只是因為沒有機遇,不夠幸運,
他們的生活只是週而復始得重複著。

很多社會精英,之所以能夠成為佼佼者。
除了自身因素外,最主要的是,

能有一個好的機遇,能有一個好的環境去成長。

女博士在底層的生活,這只是一個小小的縮影。
即使她做著跟底層人一樣的工作、賺著相同的薪水、
住一樣破舊的房子、吃一樣沒營養的飯菜,
但她還是具有很多窮人不具備的優勢。

比如,她曾有很好的醫療,有著豐富營養的飲食,
有著多年的健身習慣,
這都讓她有一個更健康的身體去承受重體力活帶來的傷害。
最重要的是,除了吃、住外,
她沒有其他額外的開支,貧窮對於她只是一種體驗罷了。
這讓她不會在日復一日的勞作中崩潰,
也能讓她在工作中保有持續的積極性和熱情。

而她身邊那些人,那些日日夜夜努力在貧困線掙扎的人們,
貧窮帶給他們的,永遠不是什麼好玩的體驗,更多的都是掙扎與痛苦。
因為窮,人變得目光短淺,根本沒有為長遠的打算。

一個男廚師,為了能省幾塊錢的晚餐錢偷拿麵包,最後被扣了一週的工錢。
因為窮,人受了委屈,也只能是咬斷牙齒往肚子裡咽。
一個女服務員,經常被男朋友拳打腳踢,
她不離開的原因,不是因為愛與依賴,只是為了能省下幾百塊錢的房租。
當然,最可怕的還不是這些,而是窮會引起更為嚴重的貧窮。

一個建築工人,因為腳受傷沒錢吃抗生素,
結果,傷口不斷感染惡化,最後連路都走不了了。
連著幾天沒上班後,老闆也毫不猶豫就把他開除了,
還假惺惺地說:「好好在家養病,身體要緊。」
原本一兩百就能解決的問題,最後硬是拖成了重病,
不得不花更多錢、造成更多損失。
這就是現實,並沒有像成功學描繪地那般簡單。

有人開豪車住豪房,有人衣不遮體、食不果腹。
這就是社會真實又殘忍的一面。
如果有選擇,世上沒有人願意去經歷貧窮,
沒有人願意去品嚐死以外的苦。
不是所有人,對自己的人生都有的選擇,
可以去過任何一種想過的人生。

在這個向知識型、專業型發展的社會,
如果沒有知識、沒有技能,
窮人很難能領到改變命運的入場券,
打破貧窮的代代傳遞,這不是靠能吃苦就能改變的。

當然希望所有人,都有能夠接受教育的機會,
能夠靠著學習阻斷了貧困的代際傳遞,
但不是所有窮人,都擁有一樣的機會,
有的人只是活著都已經拚勁了全力。

對於這些人,我們沒有必要苛責,
因為我們都不曾經歷過他們的人生,根本沒有權利去批判。
除了高高在上的批判,我們能做的有很多。
大到給一個孩子接受教育的機會,小到給他們一個善意的微笑。

有時候,我們能擁有這麼多,
也只不過是運氣好了點、挫折少了點而已。
正如那句經典台詞所說:
「 每當你想批評別人的時候,
要記住,這世上並不是所有人,
都有你擁有的那些優越條件。」

現今的世界貧富差距很大,
雖然也有窮人透過努力勤奮的方法,
來獲得財富和地位,
但會變成真正超有錢的人仍是少之又少,
就像這一位女博士的經歷一樣,
如果一天到晚都為了生計奔波勞碌,
那這樣哪裡又有時間去進修培養自己的技能呢?
很多時候生來就有錢的人都站著說話不腰疼,
認為底層的人就要自己想辦法爬上來,
但沒窮過的人,又怎麼懂得底層勞工的悲傷呢?
沒窮過的人,卻對於自己不了解的生活多加批判,
這樣是不合理的。
而且如果每個人都要當最頂層的人的話,
那誰要來當底層的其中一員呢?
底層的人為了生存,
已經筋疲力盡,
還要承受這種批判的檢視,
也未免太不公平。

{DM_AfterContent}
Reference:
  • TAG:
{DM_BeforeComment}